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在鹤立河农场五分场一连的知青生活(五)  

2011-11-19 14:14:46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五、我的劳动感受

我们71年到五分场的约300名杭州知青,一开始大部分被分配在一连和二连,这两个连队是五分场大田的主要劳动力;还有一小部分分到三连(畜牧队),组成一个种菜排。“菜排”种的菜,基本上是供分场自己消费的。

五分场的农田,主要农作物是水稻、大豆,以及小麦、玉米、土豆等。那个田地真是广阔,一望无际,看上去很壮观,但要在田里干活往往就苦不堪言了。当时五分场虽然也有机械化的装备,但装备不齐全,干活主要还是靠我们人工劳动。

记得我干过的最辛苦的活是割水稻,知青们在田头一字排开,每人拿一把镰刀,几条垅分好,一齐往前割。每个人割多割少一目了然,谁也无法偷懒。割倒的水稻要一捆一捆地捆好,留待牛车或者拖拉机来装车。这种活我很不适应,因为个子高,弯腰幅度大,动作比别人慢,所以总是落在后面。割得快的人有时间休息一阵,等我们这些慢的赶上去后,他们又开始割了,我们要想跟上趟,就总是得不到休息,所以特别累。

我们排里有个笕桥中学来的“老应”,年纪大几岁,在杭州时曾经干过农活。他割水稻像个熟练工,动作很麻利,轻轻松松地就冲到最前面去了。“老应”割得快的窍门还有镰刀磨得好。他磨出来的镰刀,头发放在刀刃上吹口气就能断。这样的镰刀割起水稻、小麦来,省力多了。“老应”割完自己的稻垅,有时高兴了就会帮其他的同伴割一些。像我们这些割得慢的,都盼望着“老应”能向自己伸出援手。由于“老应”割水稻本事大,女生们对他也颇有好感,主动地与他打招呼,请他帮忙磨磨镰刀之类。

水稻、大豆割完后,下一道工序是装车,运到一块场地上去集中脱粒。装车的活我干起来比较拿手。一把大铁叉往一捆水稻上一叉,然后举起来往车上扔,车上另有人接住后,整整齐齐地往上码起来。这种装车装到后来,水稻捆要扔得高才能装得多,这时个子高、力气大的人就有优势了。还有在场地上用大铁叉往脱粒机传输带上送水稻、大豆,也需要力气大的人站在最前面发挥作用。干这种活,我比较喜欢,因为发得出力,也因为能表现出自己优势的一面。毕竟年轻人都是有上进心的,都不甘落后的。

割水稻是要抢时间的,我们必须起早落夜,每天完不成自己的任务就不能回去。在割得最辛苦的时候,我常常想在自己的手上割一刀,好请病假休息几天。事实上我的手指的确有意无意间割破过一次,看到鲜血流出来时,心里生起一种愉快:终于可以休息了。但后来包扎了一下,大概是伤口太小,领导没有同意我去休息。即使这样,包扎时喘了一口气,也是好的。前段时间与知青朋友聚会时,大家还说到这种事,有这样想法的不只我一个,可见大家都印象深刻。

那时我们排里最“聪明”的是肖建国,他和我是同一个学校过去的,到五分场大约半年后就开始“生病”了,经常半夜里肚子痛,第二天就不用出工了。他有个哥哥叫肖一峰,二分场的,有时会来看他。肖建国“生病”一段时间后,排里就安排他看守宿舍,负责烧烧炕之类杂务。肖建国父亲是杭州有点名气的医生,给他开来了疾病证明。结果肖建国在五分场呆了正好一年,于72年10月21日被病退回杭州了。他大概是我们这批知青中最早返城的。

72年秋天我被连队安排去养猪。那时五分场养猪不是像南方那样圈养的,而是放养的。早晨把猪赶到农田里去,让它们在田里自己找食吃,晚上再赶回到猪圈里关起来。我的第一印象是,这些猪在田里跑得飞快,跟一群狗似的。

我一个人要养的猪有十多头,每天要烧一顿猪食,让它们晚上回来时能饱餐一顿好睡觉。猪食除了食堂里的泔水,还有就是从地里秋收回来的残损的倭瓜、玉米、土豆、罗卜、大白菜之类食物。一开始我养猪没有经验,常常手忙脚乱半天,却连一锅猪食都不能及时烧好。有时半生不熟的勉强给猪吃了,猪就拉肚子,拉的是白色的屎。易指导员过来一看,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他告诉我,猪食一定要烧熟才能给猪吃。然而,要把一大锅猪食烧熟,并非易事。干过之后我才知道,养猪是个技术活,像我这样一点不懂的人去养,也没有人指导,肯定是养不好的。我大约养了二三十天,一群猪几乎没有见长,都很瘦。我感到了压力,自己也很焦急。好在这时一连和二连食堂合并,我被调到新的大食堂,才卸去了责任重大的养猪任务。

到了五分场大食堂,烧饭、烧菜都有专门的老师傅,我这种新去的只能打打下手。拖拉机拉来了煤、粮食、蔬菜等等,卸车的任务就是我的。开饭时在食堂窗口打饭,也是我的任务。这样干了一段时间,自己觉得虽然工作任务轻了,但也没有什么意思了。73年春季时,农场动员大家报名去大庆参加一项黑龙江省重点工程:“引嫩工程”。就是挖一条运河,把嫩江的水引到大庆,为大庆油田提供生活和生产用水。我想换个新鲜的环境,就积极报名了。结果我被选中,去了“引嫩工程”工地。

就这样,我离开了五分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