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在鹤立河农场五分场一连的知青生活(一)  

2011-11-18 15:58:02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、初识五分场

我们这一批知青400余人,是1971年10月16日离开杭州坐火车去黑龙江支边的,10月20日下午3点多到达终点鹤立车站。那时的北方已经十分寒冷,鹤立镇上灰蒙蒙的一片。我们都穿上了统一发的黄棉衣,把身子裹得紧紧的。

农场安排了一批解放牌卡车和四轮拖拉机把我们约300名知青装上,往五分场运。(还有一部分知青当时去了一分场,后来调往东分场。)五分场在鹤立镇东面约18公里的地方,途中经过二分场和七分场。车子跑的是一条土路,颠簸得非常厉害。我们蜷缩在露天车厢里,感觉就像一堆糯米团子在盒子里摇晃。

五分场已经作好了准备。我们到后,住进烧热了炕的宿舍,吃上热腾腾的大米饭。我们对自己将要生活的地方充满了新奇感。拿宿舍来说,一个大房间,南北两条长长的土炕,每人分配到大约一米宽的铺位。两条土炕靠墙的一头,用木头搭一排架子,上面可以放每个人的行李箱子。土炕之间是走道,走道上有一只用砖砌的跟一堵矮墙似的火炉。这种住宿方式我们很陌生,感到新鲜。

我们一连有四个排,分住在两幢房子的四个大房间里。一、二排是男生,三、四排是女生,每个排占一个房间,大约有30多个人。

我们去五分场的时候,那里的条件其实已经不错了。因为五分场是个老分场,又是在交通要道上,各方面条件相对较好。这里简单说说农场的历史。鹤立河农场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最初是个劳改农场,农场的土地是劳改犯们首先开发出来的。1966年,农场根据上级部门统一安排,把劳改犯全部迁走,成为一个以刑满释放的就业工人为主的农场。1968年又把就业工人大批迁走,调入知青,使农场成为一个以知青为主的农场。我们这批人去的时候,因为年纪较小,只有十六七岁,于是又把老知青调到其他分场,腾出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分场安排给我们居住。

从建制上说,鹤立河农场相当于一个团,五分场相当于一个营。我们去的时候,五分场场长姓肖,矮个子,脾气急躁,知青称他“肖洪麻子”。记得有一次听到他在广播大喇叭里训斥知青,说有些知青不像话,资产阶级思想严重,穿着花哨的衣服,在马路上大口大口地啃雪花梨。这种批评理由,我们听了都觉得好笑。

五分场一连的连长叫刘家柱,指导员叫易初文。他们两个人当时大约四五十岁,是原来在农场管理劳改犯的干部。劳改犯迁走后,他们留下来,管理知青了。易指导员人很和善,对知青很好,很关心我们的。刘连长人也不错,牢骚、脾气稍微有一点。

一连有四个排,一排排长毕国跃,二排排长陆惠豪,三排排长罗丽华,四排排长周晓岚。他们是68年、69年去的知青,比我们71年去的大几岁。四个排长原来就在五分场的,我们这一批去的时候,原五分场的老知青大部分调到其他分场去了,只留下几个表现出色的人,参与管理我们这一批新到的知青。

我们一连二排的男生,主要来自杭州的四所学校:江城中学、笕桥中学、上泗中学和凤山门小学(附设初中)。这四所学校的女生,主要在四排,但也有在三排的。我们二排排长陆惠豪是个宁波知青,个子不高,相貌英俊,衣着整洁,干活动作利索,是一把好手。不过他和我们这帮小几岁的杭州知青似乎未能打成一片,感觉隔了一层。同样是宁波知青的陶银龙,当时在五分场畜牧队放马,就与我们容易交流些。他养的一匹种马,当时很吸引我们的眼球。我们问他关于马的问题,他总是乐于回答。半年前在“浙江知青网-知青论坛-鹤立河农场”里看到,陶银龙已经在几年前因病去世了,非常可惜。

我们当年在农场拿的工资是每月32元钱。伙食费大约要化10元,其余的钱可以积蓄起来回家用,感觉手头还算宽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