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四)   

2010-03-13 22:00:38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八)娱乐

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的中国人,生活中的娱乐项目很少。象53号墙门里的人家,几乎都没有娱乐方面的开支。大人们平时工作很忙,回到家里还有许多的家务要做,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消遣。

我母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:她白天在学校里教书,晚上要批改学生的作业。有点空闲时间,还被单位里许多的开会、学习之类占去了。回到家里,还有烧饭、洗衣、踏缝纫机、教育子女等等事情要做。她的生活总是被工作和家务的内容排得满满的。就是中午这点吃饭时间,她也化在从学校食堂买好饭菜,拿回家来照顾家人上。我母亲有一个动作一直给我留下深深的感动,就是她中午拿饭菜回家来的时候,经常会在半路上把一份青菜大肉里面的肉皮先啃下来吃掉。因为我从小就有不吃肉皮的习惯,她路上想到了就把肉皮先吃掉,免得回到家里一忙其他事,把啃肉皮的事忘记了。

大人们没有娱乐,小孩子有玩耍的天性,还是会找到娱乐自己的方式的。我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的有附近几个墙门里的同龄小伙伴,包括:吕伟建、陆易、罗君杭、徐建初、蔡昌宪、夏建新、夏建根、阿鱼、西瓜、六谷饼等等。

很小的时候,我们常玩的游戏是一种 “抓特务”,类似“躲猫猫”。玩的场所主要是江城中学的校园和教室,一起玩的多是教工子女。玩的方法是一个人先面朝墙壁站一会儿,等其他人躲起来后,这个人再去找。游戏中以躲得好,不被抓到为荣。而抓不到别人的人,会被认为太笨。被抓到的人,在游戏的下一轮中就要成为找人的角色。如此循环往复,大家乐此不疲。这个游戏很多地方、不同时代的小孩子都会玩,但游戏的名称各有不同。我们当时所以把这个游戏叫成“抓特务”,可能与六十年代初的形势有关。那时社会上对台湾美蒋特务来大陆搞破坏有很高的警惕性,连小孩子都受到了影响。

第二种游戏是“打弹子”。弹子是用玻璃做成的,商店里可以买到。玩的方法是:先在泥地上挖一个小坑,然后几个人在远处同一个起点开始轮流朝小坑打弹子。谁的弹子先进洞了,就有权用进过洞的弹子来打别人的弹子,术语叫“吃”,打中的话弹子就赢去归他所有了。打弹子的游戏规则也有设计得更加复杂一些的,比如设置五个洞,一颗弹子要进过五个洞,才能有权去“吃”其他人的弹子。但基本原理还是一样的。

弹子的打法,一种是要将手背贴着地,用大拇指将放在弯曲的食指中间的弹子弹出去;另一种是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弹子,对准别人的弹子投掷过去,术语叫“照”。我们玩“打弹子”的年纪比“抓特务”的年纪要大一点,大约10岁左右。由于这种游戏带有一点赌博的性质,所以玩起来特别起劲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四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四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第三种游戏叫“拍洋片儿”,也带有一点赌输赢的性质。洋片儿最早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烟画。民国时期,烟商为了促销香烟,在每盒香烟里放一张烟画。烟民如果能集齐一套烟画,就会获得一笔巨额奖励。这种烟画内容丰富,有观赏性,但要集齐一套是很难的。于是许多烟画就成了小孩子们的玩具。烟画在小孩子中间流行起来后,其数量渐渐不能满足需求了,有的商人就动脑筋专门生产类似烟画的硬纸片来卖,叫“洋片儿”。这就是洋片儿的来历。记得当时7分钱买一大张印得花花绿绿的洋片儿,拿回来再剪成烟画大小的洋片儿,可以剪出36张来。

洋片儿的玩法也有多种,最常见的是“拍洋片儿”。两个人可以玩,多人也可以玩。两个人玩的方法是:一个人先把自己的一张洋片儿放在地上;然后另一个人将一张洋片儿用力拍在地上,借着拍下去产生的风力,要是能把对方的洋片儿翻过来,就赢了这张洋片儿。然后输方再放一张洋片儿在地上,由赢方继续拍。要是翻不过来,就由对方拿起地上的洋片儿来拍。如此循环,可以一直玩下去。多人的玩法大同小异,也是轮流拍,能把地上的洋片儿翻过来,就继续拍;翻不过来,就轮到下一个人来拍。

拍洋片儿除了要力气大,手劲足之外,还有许多技巧的。比如:怎样才能使自己的洋片儿四边贴地,密不透风?怎样找到对手洋片儿与地面之间的缝隙,可以灌进风去,把它翻过来?这种游戏对开发儿童的体力和智力都有很好的帮助。有人曾经想出了一种歪门邪道的办法:把洋片儿用菜油浸透,再晾干。这样的洋片儿变得又挺又重,号称“老膏洋片儿”,一般的洋片儿很难战胜它。不过,这种洋片儿很快就被大家约定:禁止使用!

洋片儿还有一种玩法叫“飞洋片儿”。方法是:玩的人站在一条线后面,一只手捏住洋片儿的一只角将它端平,另一只手的手指猛砍一下洋片儿的边缘,使它飞向前方。几个人都砍完后,看谁的洋片儿飞得远,飞得最远的人就有权用那张洋片儿来“吃”飞得近的洋片儿。所谓“吃”,也就是站在洋片儿落地的位置,拿自己的洋片儿去盖别人的洋片儿,盖住的就算赢了。盖不住,则大家收回自己的洋片儿,再重新来过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四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四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打弹子、拍洋片儿这种有输赢的游戏,有时会引起小孩子之间的争吵,这叫“闹架儿”。一旦有人“闹架儿”了,旁边的人劝架也很有特色,他们很少直接来劝架,而是会唱一段杭州话的儿歌:“小伢儿,搞搞儿,搞得不好闹架儿。小伢儿,搞搞儿,搞得不好闹架儿……”如此连续唱几遍,争吵的小孩子就会不好意思起来,于是大家重归于好,继续玩下去。

到十三四岁的时候,我们玩的兴趣又逐渐转向其他方面了。比如到城墙山一带去抲蛐蛐儿,到西湖边去钓虾儿,到钱塘江边去捉螃蟹等等。

西湖边钓虾儿是很有趣味的一件事。钓的钩子,是自己到乐器店买一种小提琴钢丝琴弦,用眉毛钳拗出来的。钓虾用的蚯蚓,是星期六下午到花港公园去挖来的,那里的蚯蚓粗细最合适。到了星期天,一早出发,翻万松岭走到西湖边,通常是在苏堤一带钓,要钓到傍晚才回家。中午吃的一般是带两只烧饼解决。一天下来,钓得好的话,有将近一斤的虾儿可以收获。

虾儿带回家,我家经常吃的方法是将虾的须剪一下,然后用面粉拌成糊,用油炸了吃,叫“面拖虾”。“面拖虾”现在看不到了,那时候吃起来味道真是太好了!也许是因为里面有自己的劳动成果,感觉特别好。

1971年,我16周岁。那一年我到黑龙江鹤立河农场去支边了,与六部桥直街53号息息相关的生活戛然而止。此后虽然每一两年我还有探亲假,会回到53号的家里来住一段时间,但生活的重心毕竟已经不一样了。于是,53号墙门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。

 上面这些,是以我的视角所及记述的杭州一个普通墙门的历史片段。这些内容,对社会来说谈不上有多少价值,但是对曾经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来说,是值得珍惜的。我们都是小人物,我们在社会变迁的潮流中,曾经走进那个墙门,又从那个墙门走出来,流散到其他地方。不管大家现在的处境怎么样了,六部桥直街53号总是我们的根,我们身上有着53号墙门文化的烙印。在我们眼里,六部桥直街53号的墙门史,比那些大人物的历史,有时也许更有意义。

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