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三)   

2010-03-12 21:06:48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六)活法

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里没有大户人家,都是小户人家。小户人家经济条件不宽裕,生活方法也就比较多地体现“将就”的原则。

那时家里小孩子多,衣服普遍是老大穿过老二穿,老二穿过老三穿。大家耳熟能详的谚语是: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。逢年过节能有一件新衣服,那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了。大人们穿衣也不讲究,以穿暖为满足。

吃的方面普遍很节省。吕义满家是东阳的,老婆、女儿和小儿子都在老家农村,要靠他寄钱回去养活。所以他家常年霉干菜不断。柴菩头家小孩子多,经济负担比较重,他家常常傍晚去菜场买极便宜的“倒担”菜来过日子。还有一件各家都会做的事,是夏天吃南瓜、西瓜时,要把瓜子留下来,洗干净,到冬天时炒炒吃。

我父亲也是东阳人,他教育子女经常津津乐道的一个老家的故事是:以前东阳人早上吃稀饭时,有地主家里的孩子每天都拿着一个咸鸭蛋在吃。别人见了很羡慕,天天有咸鸭蛋吃?然而他们不知道,那个鸭蛋其实只是一个蛋壳,里面装的是盐!这样的故事讲多了,我们这些小孩子就觉得:新社会的生活真是太好了!

那时夏天的杭州有苍蝇、蚊子,但不算多。最让人头痛的是臭虫,咬起来很厉害。当时最常用的驱虫办法是在棕棚缝里、墙角落里洒“六六六”粉。“六六六”粉有毒性,对人身体有害,但价格便宜。怎样既能杀虫,又不会被毒到?一度大家在这方面拼命动脑子想办法。吕义满想出来的一个办法是:在床的四只脚上套上四只粉笔盒子,里面装些“六六六”粉。这样就能有效地防止臭虫爬上床来,同时人也免于接触到“六六六”粉,是最佳方案。

每到秋天,我们家必定要做这样一件事:是将门窗、板壁的缝隙封起来。因为我们住的房子是全木结构的,门缝、窗缝、板壁缝比较多,冬天冷空气一来,风嗖嗖地往房间里钻,十分寒冷。那时又没有空调、电热取暖器之类,能够想到的御寒对策,也只有把门窗封起来而已。封的办法是这样的:用面粉烧一锅浆糊,把旧报纸裁成两寸宽的纸条,然后把所有可能进风的缝隙全都贴上纸条。应该说,这样的御寒措施还是很有效果的!冬天的房间里会暖和不少。不过遇到零下五六度的严寒,房间里的水还是会冻成冰块。

我父亲闲时喜欢练习写毛笔字。写字需要消耗纸张、墨水等,天长日久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为了省钱,父亲总是在旧报纸上写字。一张报纸几遍写下来全黑了,仍不到放过它的时候,还要继续用白水在上面写。白水写湿的报纸,放在一边晾,晾干后再写。如此反复几次之后,报纸已经绉巴巴不能写了,还没有算完,最后还要将它用来生煤炉。当时物尽其用,到了这样的程度!

53号各家烧饭,主要还是靠煤炉。煤炉使用的燃料,开始是煤球,后来改良了,又烧煤饼。许多人家的煤球筐里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破碎的煤屑剩下来,怎么处理呢?大多数人家是在休息天里自己来做煤球,把煤屑和上水,一颗一颗地搓成圆球形,一排一排地摊在地上晒,绝不会浪费掉的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三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那个时候柴灶烧饭用的柴火,是家庭的一项开支。许多家庭会想办法去弄可以烧的东西。一切可以烧的废物,都被充分地利用了起来。废纸自然不用说了,过年时吃剩的花生壳、山核桃壳也被收集起来烧火用。柴家的母亲在单位每年秋天修理行道树时,可以免费分得一批剪下来的树枝,一捆一捆地堆在家门口,竟然象发了一票横财一样令邻居羡慕。吕义满在江城中学管总务处,工人修桌椅板凳产生的刨花、木屑,也常常被他拿回家来烧饭用。

总之,生活节俭是当时人们最标榜的美德。现在想想,这种美德也是一种被逼无奈。

(七)人际

53号墙门里的邻里关系,相对来说是比较淡的。平时大家埋头于打理自己的生活,相互交流并不多。

印象中,那个时候墙门里的人几乎不谈政治。这或许是因为邻居们在文化层次、人生经历等方面存在差异,对政治话题感兴趣的不多。但更重要的恐怕是当时的时代背景下,邻居之间相互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。谁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真实思想,怕引火烧身。象我父亲,已经是右派了,哪里还敢对时事政治说三道四?其他人也一样,说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,万一有人去告密,就有吃苦头的危险。这使得我们这些小孩子从小缺少政治意识的熏陶,活得浑浑噩噩,对国家大事一直不甚了了。

虽然不谈政治,但社会上的政治潮流却仍然无可避免地在大家身上留下烙印。象二楼单身的“阿姨”,家里有时会有陌生的男人出现。陈先生作为居民区主任,自认为有责任进行干涉。在发现有不明来历的男人进入“阿姨”家时,陈先生会去敲她家的门,阻止他们在里面做什么“坏事”。这种时候,“阿姨”就会情绪激动,变得更加神经兮兮了。

在日常生活中,由于大家经济都比较紧,邻里关系上容易斤斤计较,不太肯吃一点点的亏。比如墙门里人家多,空间的明争暗夺是经常发生的事。象集体厨房,各家的界线本来就不是很清楚,今天张三把煤炉移过来一点,明天李四把桌子摆过去一些,是最容易引发矛盾的地方。

邻居间有了矛盾,有时会吵起来,但一般不会发生长时间的大吵大闹,或者严重的打架斗殴。因为毕竟一个墙门里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闹得太僵对大家都不好。所以一旦发生争吵,在邻居的劝解下,往往很快就算了。

我家曾经在房门前的梁上吊一只圆球形的玻璃瓶,悬在离地一米多高的空中,里面养了几条金鱼,平时空闲时看金鱼在那里游动,是一件很开心的事。有一天,玻璃瓶里的金鱼突然全死了。开始我们百思不得其解,怎么突然就死光了呢?后来仔细看了现场才发现:原来有人往瓶里投放了“六六六”粉!而“六六六”粉的来源,从遗留的痕迹看,应该是隔壁邻居家的一扇窗户里投出来的。也许是我们家养金鱼的欢乐,引起了邻居小孩一点小小的嫉妒。虽然事实可能就是如此,但我们家对此没有声张,因为大人不愿意看到两家人不和。

夏天天热,晚上常常会热得睡不好觉。消暑的办法通常是打开门窗通风,把席子铺在地板上,摇摇蒲扇。或者去拎一桶井水来,放在床下,降温效果也很不错。有时热得实在睡不着,也会把竹榻、躺椅之类搬到走廊上来睡。这时大人们会给小孩子讲一些故事。一群小孩子围着一个大人听故事,是那时的一种享受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三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三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三) 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走亲戚也是墙门里的一件乐事。我小时候有段时间每逢星期天就会一个人到外婆家去走亲戚。我外婆家在佑圣观路三益里。每次去,我是到上仓桥坐3路车,买2分钱的车票,坐两站,到清河坊下,再走到三益里。外公、外婆对我这个大外孙特别喜欢,不但给我烧好吃的,每次我回家时还会给我6分钱,有时是8分,说是给我当车钿。回去的车费只要2分钱就够了,外公、外婆是故意多给我一点的,这总是让我感到很高兴。现在想来,这也正是我喜欢去外婆家走亲戚的一个动力。

到53号墙门里来走亲戚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我们二楼的外公、外婆家。他们有一个出嫁在外的女儿,星期天会带着老公、好几个儿子女儿一起来走亲戚。他们家星期天就热闹了,外公、外婆会一钵头一钵头地烧许多菜给儿孙们吃。到傍晚,他们家的小孩子会大声地进行告别:“外公再会!”“外婆再会!”有时,墙门里的邻居背后会开玩笑地学他们的腔调说:“猪头肉再会!”“鲞烧肉再会!”

后来杭州有一家餐馆起名“外婆家”,开得很火。这老板实在是高明,深谙杭州人的传统文化情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