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一)  

2010-03-11 00:41:54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随着时间的流逝,世间万物都会灰飞烟灭,这是大家都认同的道理。何况人类只有抛弃旧的事物,才会取得新的进步。所以千百年来,人们热衷于创造世界,再毁灭世界,借此来满足自己无底的欲望。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的命运,就是这样被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,直至最终消亡。

当曾经熟悉的东西消失之后,人们的感情上仍然会感到留恋、遗憾和惆怅。于是有人就来写历史,想留住一点“过去”。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现在已经没有了,但它过去的影像还常常会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因为我曾经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的时光。现在我也希望为它留下一点记录,让它的生命通过文字和网络得到延续。

(一)渊源

三十年前的六部桥直街,是一条东西向的街巷,长约200余米,宽约五米。它东面连接江城路;西头有一座桥,跨越在中河之上,这座桥就叫六部桥,翻过桥就与中山南路衔接了。

先来说说六部桥。六部桥在南宋时很有名。桥的西面一带当时是中央机构“六部”所在地,大臣们去衙门办公,每天都要经过此桥,因此得名。桥的东面一带有一处“都亭驿”,是供外国来华使臣居住的国宾馆。据记载,都亭驿里面设施相当豪华,冬有火箱,夏有冰盆,尽显大国礼宾气派。桥的南面与皇城咫尺相望,与皇城的和宁门、东华门很近。所以,南宋时的六部桥一带,是真正的皇城根儿地段。

元代之后,凤凰山一带的南宋皇城逐渐被毁。六部桥昔日的显赫风光,已经不再。元末至正十八年(1358)张士诚重修杭州城垣,“截凤山于外,络市河于内”,以“和宁门”为杭城南门。从此,杭州城墙把南宋皇城割离于城外,而六部桥正好留在城内。

明初,“和宁门”改称“凤山门”。凤山门有水旱两座城门,其中旱城门民国时期被拆,而水城门至今依然存在。

六部桥之东形成一条街,被称作“六部桥直街”,已经是清代的事了。而且很可能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,太平天国两次攻占杭城,对杭州造成巨大破坏之后的事情。因为六部桥直街的两侧,上世纪五十年代可见的一些深宅大院,从风格来看,应该是晚清民初的建筑居多。我推测,这些房子也许是太平天国的战火使杭州遭到大规模破坏之后,逐渐兴建起来的。

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,六部桥直街只是杭城的一条普通街巷。在这条街上,没有出过什么名人,也没有发生过惊天动地的事件,因此它一直是知名度不高的街巷。

八十年代之后,随着杭州城市的改造建设,六部桥直街遭到较大改变。直街两边的旧宅陆续被全部拆除;西段(靠近六部桥)约三分之一修马路用掉了;南侧成了江城中学的地盘,建了一些新房子;北侧改建为成片的新型住宅区;东头仍与江城路相接,依稀可见旧貌。所以,这条街现在已经面目全非,似乎将不久于人世了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一)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(六部桥老照片。桥东的高墙之间就是六部桥直街。)

(二)格局

从格局来看,六部桥直街当初是依傍着杭州南城墙而建的。六部桥的南面大约四十米处,有一座水城门,就是凤山水门。我小时候,水门上面还有残存的城墙。这城墙就是元末所修杭州城墙的南墙,是元末以来杭州防御侵略的屏障。南城墙与六部桥直街平行,东面延伸到候潮门,西面则绵延上了万松岭。所以,六部桥直街正好是被城墙包进城里的一条街巷,因为安全相对有保障,才能建深宅大院。六部桥直街与城墙相邻的南面那一侧,因为受城墙限制,宅院只能建得比较窄;而北面那一侧可向城区里面拓展,就要宽畅多了。

杭州的城墙是民国以后被陆续拆毁的,最迟到1959年基本拆完。六部桥直街相邻的那段南城墙是什么时候拆掉的呢?我估计最后拆平是在五十年代初期。那个时候杭州大搞建设,1954年时在此建了一所“杭州市第四初级中学”(杭四初)。学校的校园就在凤山水门到江城路这段南城墙遗址上。估计那时把这段城墙拆掉,加上城外的一些菜地,可以容易地获得建中学所需的一大片土地。这样,当我懂事时,就看不到六部桥直街相邻的南城墙,而只能看到杭四初了。但杭四初校园的西北角,六十年代初时还残留着一小截城墙山坡,可种玉米、南瓜、青菜之类,是我们一帮小孩子常去玩的地方。杭四初后来改名“江城中学”,现在仍在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一)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(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《最新实测杭州市街图》有关六部桥直街的局部图。图中虚线为城墙位置。)

(三)墙门

六部桥直街53号位于直街的中段,坐南朝北,是个一门包进的墙门。它的主体是一幢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子,解放前应是一处私宅。解放后,房子的产权可能被政府以“社会主义改造”为由没收了。当时城市里私人的房产就象农村里地主的土地一样,都面临着被没收的命运。房产除了留下自己住的之外,其余被政府接收,转由政府出租给市民。许多私人的高墙大院就此被改造成了居民大杂院。六部桥直街53号应该也是如此。

53号原来的主人五十年代仍住在里面,是一个老婆婆,大家叫她“阿太”。阿太那时只能作为居民之一,住一个角落头的小房间了,最后默默地在那间房子里死去。六部桥直街上其他一些墙门,如55号、57号等等,大体上也经历了53号差不多的命运。

除了房子,当时被政府拿来重新分配的还包括大件的家具。53号隔壁的隔壁57号,原来可能是一处道观。道观里有两只大立柜,就被分配到53号的住家来了。我们家有一只,隔壁吕义满家也有一只。大立柜的柜门上刻有“玄照楼藏经”五个大字,十分遒劲,从中可以窥见这座道观当年曾经的风光。这只柜子如果保存到今天,也应该是一件有价值的文物了。可惜1980年前后,我们家从53号搬出来时,大立柜还给江城中学了,不知现在还在不在?

53号墙门的格局,可以说是典型的杭州民宅。在大约二十米见方的地盘上,四面用墙围起。北面临街的这堵墙有一扇厚重的门,石条做成的门框,厚实的对开木门,门栓粗壮;东西两侧有高耸的防火墙,将53号与51号、55号隔开;南墙则比较简陋,墙外就是江城中学的校园。

走进53号墙门,首先是一个天井,约四五米深,两侧各有一个披间,右面的披间住着一户人家,左面那间是许多家庭的集体厨房。过了天井就是那幢两层的主体楼房。楼房进深约十米,一楼的中间原来设计的是公共空间,南北通透,叫“堂前”。堂前的东西两侧各有厢房,可以住人。穿过堂前,后面又是一块院子,进深约五六米,右侧也有一处披间,是另外一处集体厨房,左侧则没有建筑了。所以,后面的院子看起来要比前面的天井大得多。院子里不知什么原因,地面高起有半米,上面种着几株小树,其中有两颗是苦楝树。小树间拉上绳子,可以晒衣物、被褥之类,墙门里的人就叫它“晒台”了。文革期间,毛主席号召“深挖洞”,晒台下面曾经挖过一个防空洞。

堂前内靠南面一侧有一架木梯子,通往二楼。二楼楼上的格局就象一个“凹”字型:南侧是一条走廊,东西北三面有五六户人家围着这条走廊。

杭州六部桥直街53号墙门史(一) - lxx090209 - lxx090209的博客

(这是现在的六部桥直街。图中大树原来就在53号门口,是53号墙门唯一的遗存物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