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x0902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读“人”记  

2009-03-06 08:49:43|  分类: 怀旧性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我们1978年考进杭州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时候,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刚刚结束。虽然我们满腔热情想多多读书,但百废待举,学校里真正可读之书并不多。不过这没有影响我们的学习成长,因为我们身边可读之人不少。一个人其实就是一本书,阅历丰富、思维活跃、有理想、有思想的人,更是一本本非常可读之“书”。

我们那一届同学,小的是六十年代出生的,十六七岁;大的是四十年代出生的,三十多岁。最大的年龄差在十四五岁之间。不少同学进校前,已经在各种复杂的社会环境里混了七八年,甚至十来年。所以,有“人”可读应该是我们这一届同学在学习条件上具有的最大优势。

记得我们当年常在235教室里上大课。课间休息时,胡玉堂老师喜欢抽支烟。有一次,ZKF凑上去给胡先生递一支烟,然后自己也抽上一根。师生在教室门口一边吞云吐雾,一边谈笑风生。这让年轻的同学看得目瞪口呆:原来师生还可以这样相处的?

ZKF当时30岁出头,天庭饱满,身材微胖,善于交际,天生一副领导干部的模样。事实上,ZKF就是出身高干家庭,从小受到过熏陶。他本人又擅长演戏,曾经在学校排演的话剧《于无声处》中,将一个老干部角色演得活灵活现,在校内广受好评。现在他在教室门口与胡先生交谈,那架势,那腔调,活象一个革命干部在与“臭老九”谈心。只见那胡先生随着ZKF夸张的肢体语言和飞扬的神采,一会儿洗耳恭听,一会儿喜笑颜开,似乎已经被哄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当然,其实胡先生这是胸襟宽广,不拘泥于“师道尊严”思想框框的一种优秀人格的体现。这教室门口奇异的一幕,就象话剧《于无声处》一样,于无声处给大家的心灵带来了冲击。

后来,师生一起抽烟成了235教室门口的一种常态。有一次,我们的班主任老师路过那里,看到有同学在抽烟,上前教育道:“你们学生怎么可以抽烟的?”胡先生在一旁笑着说:“是我批准咯!”这样的豁达,至今想来仍令人肃然起敬!从此班主任也不再干涉我们同学抽烟了。

在235教室,还发生过一件趣事:有一回班主任老师召集全体同学开会。到时间了,他发现有不少同学没有到。于是他神情严肃地训话,要整顿纪律。当他讲到一半的时候, FXG等几个迟到的同学推开门走了进来。教室里的同学鼓掌,开他们玩笑。FXG一副从容不迫的的样子,边走边向大家挥手致意,还叫了一声:“同志们好!”本来气氛有点压抑的课堂里,顿时发出一片笑声。班主任尴尬地看着他们落座,批评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。这让那些老实本分的同学受到触动:原来有些权威、规矩、严肃、原则等等,可以这样调侃的!对立可以这样化为乌有的!

大约1980年前后,北京掀起了一股追求民主、自由的浪潮,西单民主墙的大字报在全国影响很大。杭大校园里也出现了要求民主的呼声。后来北京的民主运动遭到查处,为首的魏京生被抓了起来。ZM等人组织的学生社团,刻印出了一份《思考》杂志,将魏京生在法庭上的辩护词登了出来,在杭大校园里引起轰动。校方对此十分紧张,严令禁止再刊登这样的“资产阶级自由化”文章。

ZM是老三届考进来的同学。文革初期他还是中学生时,就与浙江大学的大学生混在一起,成了“红暴派”的干将。1975年,杭州社会上有许多年轻人因种种原因没有工作,在家吃闲饭。ZM曾经带头到杭州市政府去请愿,与市长谈判,要求安排工作。结果促使当时的杭州市政府出台了一种叫“八角工”的用工制度。即安排每个人工作一天,给八角钱报酬。这暂时缓解了杭州严重的失业问题。象这样的天生一个“造反派”,对校方的禁令自然应付自如。他和同伴在《思考》第二期上专门登了一篇李大钊谈“言论自由”的文章。(好象是《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》这一篇?)这篇文章的内容与北京民主墙的思想一脉相通,但因为李大钊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,谁也不能说他的文章不对。就这样,校方被弄得哑口无言。

关于民主,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,就是选班干部。我们班的班干部最开始是指定的,后来就要选举了。当选举班干部的时候,虽然班主任希望选一个学习好,思想“进步”的同学来当班长,LW却提出了不同意见:什么叫学习好?什么叫思想进步?这标准谁定的?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标准来选班干部?这都是有待讨论的问题。

LW,别看他年纪不大,进校时只有24岁,却是给浙江省革委会副主任(相当于现在的副省长)当过秘书的人物。当初他跟在省领导后面全省巡游,什么样的干部没有见过?所以对干部选拔标准,会有自己独特的想法。选班干部的事,经他一说,大家都开始了思考。那么怎么选呢?因为班干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,竞选显然也不会有人参加。于是LW提出,班干部是要为大家办事情的人,年纪大的,读书忙的,家有妻小的都不合适,要选年纪小的、肯跑腿的人来当班长。这种颠覆传统选拔干部标准的做法,居然得到响应。结果读书有点心不在焉,成绩平平的ZZX,因为年龄上的优势成了新班长。对此,系里面也没有理由否定,只好认可。在同学心目中,这应该是民主意识的一种另类启示吧?

在我们的同学中,有这样一些人掺和在一起,互相之间产生什么影响可想而知!所以,点点滴滴的,无形之中我们当年从读“人”中学到的知识丰富而精彩,许多同学后来感到终身受益匪浅。

有一回开同学会,当初年纪很小,现在官做得最大的HW同学即席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读大学时,我从老大哥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……”这话一点不假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